晨晨晨

如果能重来,我操哭李白x

你离开之后

没有怎么点题x
BE吧
其实不怎么虐
好想写欢乐的论坛体
CP:灯刀
500字不到的小短篇

青行灯自被召唤之后,就再也没被阴阳师传唤过。
在寮里中度过了无数个无聊却也乐得清闲的日子。
后来她认识妖刀姬。
再后来她才知道寮里有两个妖刀姬。
她认识的是那个和她一样,从没被阴阳师传唤过的妖刀姬,另一个妖刀姬已经五星了。
妖刀姬外表看起来是个清秀的少女,却带着一把巨大妖刀。
妖刀姬不与任何人来往,她害怕伤害到别人
青行灯破例了。
两妖平日里没有事情做。
青行灯就天天给她讲怪谈,妖刀姬听得害怕,青行灯反而高兴,抓着她讲。
有一天,妖刀姬被阴阳师叫走了。
青行灯一边找小妖讲怪谈,一边等着妖刀姬回来。
妖刀姬回来了。
但青行灯知道着不是那个她认识的妖刀姬。
一样的外表,一样的妖刀,一样的沉默寡言。
好像少了一丝温暖。
青行灯感觉到了一丝心慌,她早应该猜到的。
回来的那个妖刀姬已经六星了。
就算眼神相交,她也会马上移开视线。
过了很久,很久。
阴阳师又叫走了青行灯。
青行灯只是默默的过去了。
“……抱歉啊。”
青行灯反而想笑了,不是讽刺,是发自真心的微笑。
也好,反正会有一个听我讲怪谈的妖怪等我。
“不用。”
平静的走进神龛。
闭上了双眼,黑发少女的背影出现了眼前。
也好,也好……
一片黑暗之中,什么都没有了。

关于灯姐初来乍到

人物属于阴阳师,ooc属于我。
CP灯刀,我对这对中毒了。
终于给刀子升六了,超开心w
不是同一时间写完的,所以发现前后画风不一样,太糟糕了。
我爱狗子,他是我的。

关于灯姐初来乍到

青行灯刚来到这个阴阳寮,本以为自己身为SSR,当然是万千宠爱于一身。
结果……就在仓库里躺着了。
灯姐来的时候,寮里只有两只六星
阿妈每天都在吹嘘自己唯二六星的其中之一——大天狗。
“我跟你说,他有那————么可爱!而且还有那————么帅,但他从不暴击,不过我爱他,他有那————么好balabala”
青行灯只是微微一笑,“不听,滚。”
青行灯看起来是一个特别温柔知性的大姐姐,事实上,她只对怪谈有兴趣。
她在寮里没事做,整天逮寮里的小妖,强迫他们听自己讲怪谈。
那天,她又在寮里逮人听她讲怪谈。
看见了一个清秀的少女,背影只见一头黑发,长至腿间。
违和的是,少女正擦着一把与她人一样高的妖刀。
察觉到她来了,少女慌忙起身。
“我说那边的,要来……”
她刚想邀请少女来听她讲怪谈,还未邀请完,少女就开口了。
“别过来!”
“我会伤害你的。”
少女颤抖着抱住巨大的妖刀,转身,便跑走了。

少女在寮中很有名,青行灯很简单就知道关于少女的一些事。
少女名叫“妖刀姬”,与那把妖刀为伴。
全寮第二只六星。
少女拥有强大的力量,但正因此害怕伤害到别人,不与他人相处。
阴阳师接受了她,即便如此,她还是一个人独来独往。
青行灯对她产生了好奇,应该说对她的故事,“我只是想知道她的故事罢了。”

要和一个认生的小姑娘熟起来,的确是一件难事。
这是青行灯在三番五次,想要从妖刀姬嘴里知道她的故事失败后,得出的道理。
显然,妖刀作为本寮第二只SSR,也受到了其他式神无法比拟的宠爱。
全寮的第二只六星的日常,就是每天在各种副本,以及斗技场上奔波,以至于一身伤。
每当斗技胜利回来的时候,妖刀姬都会独自一人避开庆功宴。
然后不停地擦拭那把妖刀。
庆功宴,大家都围绕着大天狗。
青行灯悄悄离开了庆功宴,找到了妖刀姬。
“为什么不去庆功宴呢,你可是主角之一。”
“……我……很想和他人一起,可我不能……我不想伤害到任何人。”
“强,会伤害别人;弱,会被别人伤害……我两个都不想。”
妖刀姬很少说这么多话,她是沉默寡言的人,这是青行灯从与她的交往中得出的。
“……我也很强啊,为什么自然的认为会伤害到别人,或者被别人伤害呢。”
“……你只有两星,不是吗?”
青行灯尴尬了,怎么这么耿直呢。
“……可我也是SSR啊,和你是一样的。”
青行灯缓步走到妖刀姬身边,坐下。
“不一样的……”妖刀姬打算继续说下去,被青行灯打断了,她拿出一壶从庆功宴上偷来的酒“别说了,要喝酒吗~?”
回应她的是快速摇头。
“我喝不来。”
“那听我讲怪谈吧?”
“……我害怕怪谈。”
“那可真难办啊,酒和怪谈二选一,我陪你到天亮吧。”
现在是深夜,从斗技场上回来,已经过了那么久了呢。
“你不用照顾我的,我习惯一个人了。”怎么可能习惯呢。
固执又善良,这是妖刀姬给青灯行留下的第二个印象。
不过,妖刀姬那么是劝不动青行灯的。
第二天早上,大家发现的两人是这样的:一人醉醺醺的讲着怪谈,越讲越是起劲;一人满脸困扰和不知所措。

寮里上下从N到SSR都发现妖刀姬和青行灯有了那么一点点微妙的变化。
虽然妖刀姬还是拒人于千里之外,整天和妖刀妖刀相伴;虽然青行灯还是每天乐此不疲的收集着各样的怪谈,和人讲各样的怪谈。
但这两人似乎会时常聚在一起。

一小段和本文没关系的东西:
灯姐现在也依然是仓管,刀妹现在也仍在各种副本上拼搏。
虽然没有用过灯姐,但还是想要感叹,灯姐来了真是太好了。有种凑齐了CP的满足感。
(写文真是太羞耻了)

关于烦躁(秀恩爱)的式神们

阴阳师同人文,日常向,甜。
但是非常的ooc。
接受的了就看吧。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第一次写,第一次发,真的好方。是不是说太多了???
CP见标签。
狗子真好,真可爱,真好看。他是我的。

灯姐最近很烦躁。
刀子终于成为全寮第二个六星了,自己却还没被动过。
自家的阴阳师又是个不争气的咸鱼,这样她得什么时候才能和刀妹一起去斗技呢。
“灯姐,我回来了。”
刀妹从斗技场上回来了。
啊。
又是一身伤,以及一脸自责。
“输了吗?”
“……嗯。”
我抱住她。
“没事没事、不是你的错。”
看着她瞬间通红的耳朵,不禁心满意足。
“要听我讲怪谈吗?”
她在我怀里点了点头。
“嗯。”
“不怕了?”
“……怕,但是、我想听你讲。”
……刀妹你是吃可爱长大的吗?
真是,好喜欢你。
灯姐其实没有那么烦躁。

刀子最近很烦躁。
自己终于成为全寮第二个六星了,灯姐却不开心。
自家的阴阳师又是个不争气的咸鱼,肯定抽不出精力给灯姐六星。
这样她什么时候才能在斗技场上和灯姐一起呢。
啊。
输了,斗技又输了。
都是因为我吧,虽然有这份力量,却无法掌握,却害怕伤害到他人。
……回去吧,我想和灯姐一起。
看见我一身伤的她,显得有些落寞。
果然,不应该让她看到的,这副摸样。
“输了吗?”
“……嗯。”
她抱住了我。
啊。
我感觉脸上烧了起来。
但是,好温暖。
“要听我讲怪谈吗?”
“嗯。”
我很怕灯姐讲怪谈,但现在、我想听。
“……怕,但是、我想听你讲。”
她抱住着我,她的怀抱让我让我安心。
真的,好喜欢你。
我不禁抱的更紧了一点。
能感受她的温度,让我安心。
刀子其实没有那么烦躁

桃花最近很烦躁。
别人寮的桃花都是“无事发生”,而自己却是“无事发生”。
还要被阿妈责备,不就是因为阿妈你这么咸鱼,我才没生命没暴击的吗!
“桃花,怎么了?吃点甜点,心情会好哦。我做了樱花饼干,要吃一点吗?”
嘿嘿,樱花花找我了。
“好好吃。”
樱花花手艺超好的。
“那我下次在做吧。”
樱花花你这个天使。
阿妈你快点给她六星啊!
“桃花真的很美呢,我最喜欢了。”
“我也最喜欢樱花了!”
桃花其实没有那么烦躁。

但我是真烦躁。
斗技输了啊喂!
别秀了好吗?
我们家连低保都拿不到!
我养不起你们这一对一对的啊。。。
寮里的狗子路过。
一把抱过来。
“快看快看!这是我家的狗子!我跟你们说啊,他有那————么可爱!而且还有那————么帅,但他从不暴击,不过我爱他,他有那————么好balabala”
论一个狗吹的自我修养。

结果隔壁的咸鱼抢走了怀中的狗子,咸鱼表示:破寮吃枣药丸。
狗子:???
我:你有本事抢狗子 你有本事来我寮啊!